【每日案例播报-恢月说法】从驴友穿越卧龙保护区被营救后所承担的责任说起
发布时间:2017-10-31   来源:黄恢月旅游法-新浪博客
 
 
黄恢月
 
一、案例简介
据报道,今年10月5日下午,四川卧龙特区公安局接到驴友求助,3名驴友被困处位于海拔约4000米的原始森林中,当地民警、民兵、医务人员的共计投入100多人、卫星电话4部,开展救援工作,10月7日驴友被安全救出。卧龙森林公安局根据相关规定,对违规穿越卧龙保护区的3名涉事驴友开出每人5000元的罚单。由于前期的救援工作,产生了人力、物力、医疗药品、车辆及劳务费用总计64506.10元。被救援人员个人应承担的费用为42506.10元。
二、法律规定
1、《旅游法》第八十二条规定,旅游者在人身、财产安全遇有危险时,有权请求旅游经营者、当地政府和相关机构进行及时救助。旅游者接受相关组织或者机构的救助后,应当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。
2、《民法总则》第一百三十二条规定,民事主体不得滥用民事权利损害国家利益、社会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权益。
三、案例分析
1、驴友和保护区之间法律关系的梳理。就一般意义上说,驴友和保护区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,因为自然保护区一般禁止非专业人士进入,已经远离了普通群体(包括驴友),和普通群体分属两个世界。因此,通常情况下,两者之间不存在权利义务的关系,保护区和驴友既没有合同关系,也无对驴友实施保护的法定义务。但一旦由驴友进入到保护区范围内,不论驴友的行为是否得到保护区的事先许可,驴友和保护区就必然会发生了某些法律关系。
如果驴友进入保护区的行为事先得到了保护区的许可,就意味着保护区和驴友形成了一种合同关系,合同内容就是保护区同意驴友的进入行为。如果驴友的进入行为并没有得到保护区的事先许可,驴友和保护之间实质上行形成了一个侵权法律关系,即使驴友对于保护区没有造成实质性的损害和破坏,但其未经许可随意进入的行为本身就是侵权行为。更何况少数驴友的一些行为对保护区的环境造成了损害。同时,驴友的行为还违反了自然保护区的相关规定,和有关管理部门建立了行政法律关系。
2、该案例对于规范驴友的行为具有风向标意义。在以往驴友身处险境的媒体报道中,大多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:第一,驴友未经许可穿越某个自然保护区,或者在探险过程中身处险境,急需救援。第二,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克服重重困难,成功营救了驴友。然后是媒体呼吁驴友遵守相关法律规定,慎重理性对待野外穿越行为。至于驴友违反了相关的法律规定的后果、营救驴友支付的费用如何承担,均无后续报道。基本可以推定,驴友的行为虽然鲁莽,也导致了相关后果的发生,但最终驴友总是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。
上述案例的意义在于,政府和有关部门接到求助电话后,固然有救助驴友的义务,但驴友获救后,应当为其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:第一,有关管理部门救助驴友后,有权按照有关规定,对违规驴友实施行政处罚。第二,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驴友应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,承担已经支付的救援费用。
3、人道主义救援不能设置前提条件。媒体曾经报道过,2016年另外一起类似案例发生时,驴友向保护区管理人员求救,保护区管理人员要求驴友首先支付一笔救援费用,理由是保护区有明确的规定。因为在历年类似的救援中,保护区支付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,但最终驴友获救后都是一走了之。为了减轻保护区的经济压力,不得已要求驴友先付钱,然后再组织救援。等到驴友向其他部门再次求助,救援人员赶到现场,患病驴友已经死亡。
虽然保护区救援驴友必须承担相应的经济压力,但保护区要求驴友先支付救援费用的做法显然不妥,因为人道主义救援本身不附带经济的属性,也不可以设置救援驴友的前提条件。但是,随着救援工作的完成,保护区要求驴友承担救援的费用,具有合理性和合法性,与人道主义的救援并不矛盾。
4、驴友的穿越探险等户外行为应当慎重。该话题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:第一,对于驴友本人而言,驴友在旅游活动中必须具备理性的思考和行为,绝对不能将穿越等行为视为普通的旅游活动,穿越或者探险等户外活动具有较高的危险性,需要驴友事先的精心准备,包括心理上的准备、设施设备的准备、应急的准备等。
第二,对于活动的发起人或者组织者而言,必须履行审慎的注意义务,即使发起人、组织者不收取驴友的费用,不从组织活动中营利,但发起人、组织者如果没有履行相关的安全保障义务,根据我国法律规定,参团的驴友发生人身损害事件,发起人、组织者也必须承担部分责任。许多户外活动的发起人、组织者对此并没有清醒的认识,并且制定了免责条款,有驴友签字确认。事实上,即使事先签有免责协议,并不能真正免除发起人、组织者的相关责任。当然,如果驴友自己准备不周,发起人、组织者履行了相关的注意义务,又不从中营利,驴友自己必须为人身损害承担责任。
5、政府及有关部门应当强化对驴友的管理。驴友参加穿越、探险等户外活动,是驴友的自由选择,本身不存在对与错的问题,法律也没有禁止性规定,驴友基本处于自我管理自我约束状态。加之保护区面积大,基础设施较为薄弱,保护区对于驴友行为的有效管理存在很大难度。同时,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对其进行专门的规范,也没有一个主管部门对于驴友的行为进行管理,可以说,目前对于驴友的管理基本属于空白。而现实的情况是,几乎每一个节假日,媒体都会报道驴友受困的消息,暴露的问题几近相同。如何规范驴友的行为、管理驴友的行为、保障驴友的人身安全、减少社会资源的浪费,应当引起政府及有关管理部门的重视,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,促进驴友户外行为的有序推进。